看了扎克伯格的Avatar我更想在VR里当大猩猩

前不久,Meta CEO马克·扎克伯格在网上分享了一张自己在Horizon Worlds中的“”,引发了网友热议。图片中的Avatar形象颇具扎克伯格本人特色:双眼皮、绿眼睛、小平头、浅色眉毛、薄嘴唇。很明显,这是一个以更接近真人为目的设计的Avatar,虽然一眼就能看出是扎克伯格,但网友对这张的效果似乎并不认可。

比如外媒Kotaku就认为,扎克伯格的Avatar缺少灵魂,并不好看。而其他网友则认为,这看起来不像人,反而有点恐怖谷效应,不敢相信这竟然是Meta斥巨资开发出的元宇宙形象。

面对这些评论,小扎很快公布了另一个还未发布的Avatar形象,这一次模型质量得到明显提升,肤色、头发、面部结构更加细节,眼睛也更有神,看起来只能说比之前略有人味。这时我不禁好奇,为什么Meta这么执着于写实的虚拟化身?如果可以在VR中扮演一只猩猩如“Gorilla Tag”里的大猩猩,或是二次元漫画角色,会不会更有趣呢?

实际上,Meta虚拟化身的发展路径与Genies、抖音仔仔等略有不同,从Reality Labs的Codec Avatar就可以看出,Meta更倾向于能代表用户真实形象的写实设计,而不是更卡通、更夸张的风格。这也是Meta一贯的模式,早期的Facebook就是仅对实名制用户开放,用户主要通过完善个人资料,来寻找同学校、同公司等人脉。换句话说,Facebook更倾向于让用户做自己,Meta Quest也想让人们以这种方式,将自己的现实生活引入到VR中,这与Reddit、微博等匿名社交形式有较大的区别。

比如在VR中,为了更好体现用户的特征,Meta Avatar包含了一些人性化的设计,有多种体型、肤色选择,或是助听器配饰、印度传统服饰可选。尽管如此,VR显然还远不能完整体现用户的个人特征。由于一体机算力和图形处理能力有局限,运行Epic MetaHuman那样的高质量人物建模很难,还需要硬件、计算等技术发展。回顾十年前智能手机上的游戏,大多数只有小游戏,没有复杂、炫酷的3D模型,随着技术发展,百人大逃杀类3D游戏却已经成为最受欢迎的游戏之一。

另一方面,基于真人外表的虚拟形象容易产生恐怖谷现象,早在VR社交应用《Spaces》时期,Meta就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。我们知道,恐怖谷理论指的是,尽管一些机器人、虚拟角色的外观与人类足够接近,但如果有一点差别,都会被放大,显得格格不入,甚至令人恐怖。这也是为什么扎克伯格虚拟形象在网上引发讨论,虽然乍一看就是他本人,但眼神还是面部表情却看起来不太像人。

那么,为什么虚拟化身一定要选择人的形象?如果说这是为了在VR中还原用户的身份,那么小动物、怪物等其他形象不能带来身份认同感吗?

也许就像是微信中有人使用真人头像,有人使用卡通、风景做头像那样,未来VR中的形象也应该有除了人形之外的更多选择。

就我个人而言,我更想在VR中拥有比现实更酷炫的形象,比如外星人、直立行走的动物、小怪物等等。原因主要有两点:保留互联网匿名性、更加展现个性。

从《VRChat》走红,就能看出即使没有高度写实、保真的人类形象,也并不影响虚拟社交的效果,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甚至更自由。通过扮演二次元偶像、肌肉卡通人物、人形青蛙等各种奇特的角色,我不仅获得很多乐趣,还摆脱了现实生活中对外形、人种、性别的刻板印象,可以更加畅所欲言,就像使用互联网的匿名论坛那样。

我认为不需要具有个人特征的虚拟形象,反而更能体现我真正的个性和喜好。说白了,虚拟化身重在个性表达,而不是像身份证照片那样展示我真实的样子。

另一方面,出于对隐私的考虑,我更倾向于在互联网上匿名,因此ID、生日、性别、甚至头像通常不会如实输入。尤其是作为女性,我希望在网上展现自己的力量,更好的保护自己,所以在VR中我更倾向于选择男性形象,或是爆炸头、朋克装。更重要的是,即使我在生活中使用助听器,为什么我在VR中也需要助听器呢?为什么我不可以变成无所不能的蝙蝠侠?

实际上,就像游戏的乐趣之一是让人体验一种不同的人生,VR也是如此。我对于VR的诉求就是寻求另一种替代现实,而不是在虚拟世界中重复现实。这也是我对于Meta Avatar的不解之处,假如我来自印度,为什么我在VR中还要穿印度传统服装,为什么不可以像Genies那样体验各种时尚、有未来感的造型呢?

众所周知,Meta多年来不断积极聆听VR用户的反馈,也许在未来也能听到与我相似的诉求。假如Meta想要满足用户更多样化的需求,也许可以推出非人形的角色,或是像《VRChat》那样支持第三方3D模型导入。现阶段,在Quest 2上运行多个高质量3D模型很难,也许可以通过压缩算法,控制3D模型的尺寸和面数。

另外一点,受VR头显和手柄追踪方式限制,目前还不能扮演四足行走的生物,仅支持像人一样直立的卡通角色。

当然,我的个人观点并不能代表全部人,假如你想在VR中做网红,也许会更愿意选择具有个人特色的写实形象,或者粉丝们可以在VR中扮演自己喜欢的真人明星。再开拓一下思维,如果未来人们在VR中相亲、开班级联欢会,也会需要更代表自己的虚拟化身。

其他一些需要写实形象的场景还包括:VR办公、VR培训等专业领域,因为老师、客户可以更容易区分每个人的特征,与现实的用户身份对应。考虑到VR办公将成为Meta接下来一个重点发展方向,基于真人特征的虚拟形象系统对于Meta确有实际价值。

但就我个人而言,在比较私人、休闲的娱乐和社交场景,我希望更“不像自己”或“比自己更酷”的形象,比如小恐龙、二次元萌物,甚至代表自己的“灵魂动物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Previous post 扎心了 扎克伯格被美国刊物评为“年度恶人”|美加新闻播报
Next post 内维尔:欧冠底蕴队新规是对美国老板开后门其他球队须合力阻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