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良锋:基恩走了 弗格森呢?

记者林良锋述评弗格森往后会不会在场边觉得孤独?会不会在场上被动时觉得孤立无缘?基恩本有机会追平布莱恩·罗布森效力曼联的纪录,但被俱乐部明送暗炒,会不会后悔自己玩得太过火?会不会叹息始终无缘冠军杯决赛?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内讧,弗格森失去了最后的盟友,基恩失去了光荣引退的机会,甚至,曼联失去了豪门的地位……

你可以想象争吵的情形:基恩会用什么语句痛斥前往葡萄牙的季前训练是“浪费时间”;双方在训练基地如何发现对对方积蓄已久的不满。他俩虽不至于像弗格森和贝克汉姆那样情同父子,但弗格森对基恩的关照,既是业内将帅关系的典范,也为今天尴尬的分手埋下了伏笔。

基恩生性偏执,只有在场上他才能找到平衡和自我,一旦下场他就觉得复杂的人际关系不但无聊,而且分心。是以他在爱尔兰国家队将麦卡蒂尔讨好的问候当面顶了回去:“我不是你哥们!”是以他在曼联刻意疏远队友。他要的是纯粹的成功和竞技,难怪他会看不惯眼下的新生代,会对趋炎附势之徒恨之入骨。

但弗格森不同,旺热可以执教阿森纳8年,至今不知道除了自家住址、球场和训练基地以外的伦敦名胜,但弗格森爱好多多,交游广泛,他的战术功底未必有旺热甚至奎罗斯等人深厚,但他知道如何激励球员,如何处理关系,这些素质确保他在老特拉福德19年屹立不倒。

弗格森最看重自己的权威,一部分来自成绩,另一部分来自传统的信条:主教练不能被球员喧宾夺主。基恩的个性恰恰是他最忌讳的,碍于爱尔兰人杰出的贡献,他在有限的范围内,听之任之。凡事总有限度,基恩虽是弗格森的耳目喉舌,但并不代表经历了12年的辉煌,两人还保持对事务的相同看法。基恩不满弗格森选才和战术上的决策,弗格森不满基恩每每将家丑外扬,这是等待爆炸的地雷。

表面看,基恩是权力斗争的输家,他还没有掌握足够的筹码,还没有等到属于自己的时刻。球迷虽大多支持基恩在曼联电视台的咆哮,但他们很难在主教练和队长之间,立场鲜明地选择其中一个。弗格森可以调动球迷和爱尔兰赛马大亨打个平手,但这种人力资源却不属于基恩。

弗格森杀一儆百换得暂时安宁,但下次再遇到危机便没有“基恩”可以作替罪羊。从因斯到斯塔姆到贝克汉姆,每次重大人事变动他都是赢家,这一次还会是吗?是多久的赢家?斗大的问号下答案并不充分。就在弗格森以为可以偷安片刻之际,希斯菲尔德在德国的访谈会让他如芒在背,“曼联要我,我会和太太前往曼彻斯特。”

曼联的江湖地位和拜仁不相伯仲,市场号召力更在后者之上,但弗格森竟然愿意拿队长袖标和破纪录年薪,哀求年届30的巴拉克加盟(曼联历史上从不曾在一队拥有德国外援)。除了让人唏嘘红魔的豪门地位在这两年毁得七七八八,即使巴拉克真的来了,会让你觉得这是胜利么?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Previous post 曼联末位替补别名巨人杀手 2年2球轰翻两豪门
Next post 曼联冠军杯出线堪忧 弗格森闭口不提基恩离队